本刊未与任何网站以及单位个人合作,谨防受骗!

  • 作者投稿
  • 在线编辑
  • 在线查稿
  • 专家审稿
  • 作者留言
  • 在线订阅
行业新闻

2017年欧洲疝外科年会(EHS)会议纪要

作者:李炳根1申英末2秦昌富2陈富强2杨硕2朱熠林2 来源: 时间:2017-06-08 阅读:730

2017年欧洲疝外科年会(EHS)会议纪要

李炳根1申英末2秦昌富2陈富强2杨硕2朱熠林2

作者单位:1.南方医科大学附属何贤纪念医院普外科

2.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疝和腹壁外科

通讯作者:申英末,E-mail: shenyingmo@126.com

 

2017524~27日,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第39届欧洲疝外科协会年会(39th EHS Annual International Congress)隆重举行。维也纳以其绚烂的历史文化、华丽的建筑和艺术氛围享誉世界,同时也是世界音乐之都,每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更为世界熟知。但它同时也是现代腹部外科的鼻祖之一,Theodor Billroth的故乡,本届盛会在此举办,更具深远意义。会场选址在维也纳市中心的霍夫堡宫(Hofburg),它一直是历代奥地利哈布斯堡皇室的住所,如今更是奥地利总统的官邸,在这所皇宫中举办本届疝外科盛会,彰显规格之高。

  本届大会参会学者达到1300余人,来自全球70多个国家,包括欧洲、美国、亚太疝协会(EHS,AHS,APHS)的主席均悉数登场,可谓盛况空前。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疝和腹壁外科医师委员会主任委员陈杰教授,中华医学会外科分会疝与腹壁外科学组组长唐健雄教授获邀参会进行大会主持及专题演讲。同时中山大学附属六院陈双教授、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申英末教授等10余名中国学者获邀进行了大会发言及海报展示。大会共有一个主会场及三个分会场,其中主会场Festsaal富丽堂皇,能容纳上千人参会。会议的正会在525日早上九点如期开始,本届大会的主题是疝疾病的预防(Prevention and Prophylaxis beyond Hernia Surgery ),很多新的理念包括STITCH研究[1]中提倡的小口缝合法(small bites)能有效预防中线切口疝的发生,还有PRIMA研究[2]中提到的高危患者关腹时预防性使用补片能减少切口疝的发生,还有永久造口中预防性使用补片理念等都被提出探讨。疼痛的预防也是其中的重点,包括术前、术后对疼痛的处理,术中补片的固定与否与如何固定,术中神经的处理,还有慢性疼痛的处理等等,当然,重点还是提到如何预防。

  欧洲疝协会的注册系统(Registry)也是本次大会的热点,并为此专门成立一个环节(The Strength of Registry Data),实际上注册系统能够整合所有参与医生的病患资源,能够发现日常疝病诊治工作中的很多细节问题并寻求解决方案,发现一些隐藏的风险并提出如何预防,能持续改进疝病诊治的效果,让患者受惠。难怪Registry的创始人之一,德国的F. Kockerling教授和R. Bittner教授均赞叹说:“It’s so powerful”。

会议次日(26日)早上,大会进行了现场手术直播,多台代表着目前全球疝外科界最顶尖的、热点的腹壁重建技术得以直播,这在EHS乃至AHS等欧美会议上还是首次。德国疝协会主席W. Reinpold教授演示了MILOS (Mini Less Open Sublay)手术(小切口开放式腹直肌后修补);来自美国UCLA-Lichtenstein中心的David. Chen演示了腔镜下使用直线切割闭合器关闭中线的eRives手术,美国的C. Ballecer演示了机器人-腹横肌松解术(r-TAR),来自英国的P. Giordano演示了开放的TAR手术。另外还有加拿大Shouldice医院团队展示了他们的Shouldice手术录像。这一切都让参会者们大开眼界。

   会议过程中我们还有机会与去年刚刚出版的疝外科著作《Hernia Surgery》的主编,腹横肌松解术(TAR)的创始人,美国的Yuri. Novitsky教授亲切交流,一起探讨了关于复杂疝腹壁重建技术的细节。目前该书在陈杰教授、申英末教授的努力下,已经获得Springer出版社的授权,组织我国疝外科的中青年学者进行翻译。中文版本将在今年10月份北京召开的世界内镜疝协会(IEHS)年会会议上正式出版。

中国学者共获邀进行了9个大会学术发言(Oral Presentation),其中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疝和腹壁外科团队大放异彩,疝和腹壁外科副主任申英末教授有4篇获得大会发言的报告,分别涉及国产化学性医用胶在腹股沟疝开放与腹腔镜手术中固定补片的应用,国产第一款防粘连补片在腹壁疝修补手术中的应用研究,国产部分可吸收补片与普通补片在复发疝手术中应用的对照研究,腹腔镜手术在股疝修补术中的应用研究等,秦昌富博士和朱熠林主治医师分别做了关于疝修补手术后慢性疼痛及术后补片感染的处理以及细菌学研究等共计6个大会发言;国内获邀发言的还有中山大学附属六院陈双教授团队的李英儒博士关于渐进性气腹(PPP)在腹壁疝修补手术中的应用研究;南方医科大学附属何贤纪念医院李炳根医生关于儿童嵌顿性腹股沟疝腹腔镜治疗的大宗病例报告。这些中国学者的发言均引起各国与会者的高度关注。

  本次大会也强调更多世界性的交流,在National Education Programs环节中各国代表分别介绍了各国的疝外科培训教育情况。其中唐健雄教授获邀主持了大会的这个环节,而陈杰教授则代表中国外科医师介绍了我国疝和腹壁外科的发展状况和规范化技术培训的普及情况。会议之余,两位教授还不遗余力地与各国专家介绍了中国疝外科界的发展情况,促进中国与世界疝外科界更进一步的交流。

  在本次大会上通过陈杰教授、唐健雄教授、李健文教授等中国专家的共同努力,目前已经基本确定的一件大事,就是第8届世界内镜疝协会(IEHS, International Endo-Hernia Society)年会将于今年10月份在北京召开,由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来承办。通过在这次欧洲疝年会上的努力与沟通,目前已知的包括美国疝协会(AHS)主席William Hope,美国李金斯坦疝中心的David. ChenRegistry系统创始人—德国的F. Kockerling教授和R. Bittner教授,还有亚太疝协会(APHS)基本所有的负责人均会出席本次盛会,届时广大中国学者足不出国门就可分享这一国际疝外科界的学术盛宴! 

26号晚上进行的大会官方晚宴(Networking Evening),是在维也纳市政厅(Rathaus)的宴会堂举行,一如本次大会的风格:富丽、典雅、历史、人文!现场还安排了交响乐团演奏,随着蓝色多瑙河、拉德斯基进行曲这些经典旋律的响起,现场一对对盛装的男女翩翩起舞。当一位优雅的女士向笔者发出共舞邀请时,尽管犹豫片刻,但也鼓起勇气应邀进入舞台······这是一种难忘的回忆!也不禁让笔者想到,世界疝外科不也是一个国际大舞台么?中国学者更应该鼓起勇气,坚定自己的信心,将自己最好的技术与风采展现于这个世界性的学术舞台!

 

 

 

1  Deerenberg EB, Harlaar JJ, Steyerberg EW, et al. Small bites versus large bites for closure of abdominal midline incisions (STITCH): a double-blind, multicentre,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Lancet 2015386: 1254–1260.

 

2  Nieuwenhuizen J, Eker HH, Timmermans L, et al. A double blind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comparing primary suture closure with mesh augmented closure to reduce incisional hernia incidence. BMC Surg201313:48.

 

 

未来一年世界重要的疝外科国际会议时间:

APHS 培训课程(内蒙古站)201783~5             内蒙古呼和浩特

2017APHS年会2017921~23                    台湾高雄

2017中国外科周2017923~24                     中国郑州

8IEHS年会(CHCS & IEHS合办)20171012~14  中国北京主会场

                               (分会场:哈尔滨  重庆 兰州 南京 深圳)

2017年朝阳国际医疗大会           20171117~18  中国北京

2018世界疝外科年会(AHS&EHS合办)2018312~15  美国 Miami